铁的形式?

铁吸收是一个复杂的过程,主要发生在十二指肠肠上皮的刷状缘绒毛处。决定一个人缺不缺铁的,一个是饮食中的铁含量,另一个是铁的利用率。

血红素铁

血红素铁是最容易吸收的铁形式,人们吸收所消耗的血红素铁的15%至35%之间。

非血红素铁

非血红素铁存在于植物性食物以及鸡蛋,牛奶和肉中。与血红素铁相比,它不易被人体吸收。

因此,铁含量高的食物不一定是铁的最佳来源。按重量计,大豆的铁含量约为牛肉的两倍。但是大豆中仅吸收了大约7%的铁。菠菜中的铁含量也很高,但煮熟的菠菜中铁的吸收量不到2%。

如何保证Fe更多以二价吸收?

方法一:服用益生菌调节机体法

通过查阅资料,我看到了世界著名的益生菌公司probi,他们有一款Probi FerroSorb®系列菌株——基于植物乳杆菌299vLP299V®

该菌已经应用于临床,并且成为商业化菌株。研究人员进行了如下研究

                                                                                                          ——文献来源Nutrients [IF:4.171][1]


39非贫血但铁贮存较低(铁蛋白低于30μg/L)的健康女运动员随机分为2组;

对照组(21名)每日补充20mg,益生菌组(18名)每日补充20mg+植物乳杆菌299v,干预12周;

干预4周后,益生菌组的铁蛋白水平高于对照组(13.6 vs. 8.2μg/L);

干预12周后,益生菌组的网织红细胞血红蛋白含量高于对照组(1.5 vs. 0.82pg);

益生菌可提升运动员的活力,但对运动能力没有决定性的影响。

这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口服补铁剂吸收度低的问题。

方法二:服用铁吸收促进剂,膳食中少吃铁吸收抑制物质

根据铁吸收的影响因素,我们可以摄入铁吸收促进剂。例如[2]


维生素C

一项研究报告说,在富含非血红素铁的膳食中仅添加63 mg维生素C可使铁吸收增加2.9[3]

牛肉[4]

猪肉

肉也可以起很大作用。实验表明,在一顿饭中添加5085克肉会导致铁吸收增加1.54倍。

家禽

鲑鱼(还有其他种类的鱼)[5]

P.S.肉中,尤其是红肉,大多以血红蛋白和肌红蛋白衍生的血红素铁形式存在,吸收率较高。但是也要注意如  果将肉在太高的温度下长时间烹饪,血红素铁将转化为非血红素铁,不利于吸收。


牛肉可能比其他肉类更有效。在一个实验中,牛肉蛋白质比鸡肉蛋白质提高铁吸收率高80[6]

柠檬酸、苹果酸和酒石酸(Hallberg and Rossander 1984

如果人体缺铁,则抑制铁吸收的食物尽量少吃

纤维和肌醇六磷酸

钙和磷(牛奶/乳制品)[7]

单宁(丹宁酸)铁可以和茶中的肌醇六磷酸,多酚和单宁酸盐复合存在,不易被吸收。

草酸(草酸)、植酸盐

 典型的例子是菠菜。它含有铁,但也含有大量草酸盐,螯合了它,使其无法吸收。
    存在于未经过酵母发酵(例如,在面包制作过程中)的全谷物中的植酸盐具有相似的作用。


方法三:将食物发酵处理后食用

例如酒精和发酵食品可增强非血红素铁的吸收,部分被转化为二价。

 

方法四:利用微胶囊、包埋技术进行保护

微胶囊具有保护物质免受环境影响、隔离活性成分等作用,被广泛应用在很多领域。由此可以知,微胶囊化血红素铁也能够有效保护其二价铁离子[8,9]

 

方法五:选取合适的还原剂

现对于二价铁的保护研究多侧重于抗氧化剂的选择,通过抗氧化剂与氧自由基结合来达到保护二价铁离子的目的[10]。若选取合适的还原剂与抗氧化剂配合使用,也许便能获得更好的保护效果。

 

方法六:利用酶处理

在植物质膜的氧化还原探索中发现,细胞质外体中的酶可以产生还原剂现象[11]。例如,苹果酸去氢酶和NADH去氢酶共同作用可以还原高价铁螯合物。而跨膜氧化酶与外部的NADH氧化酶氧化还原产生的超氧化物离子也具有还原修饰铁螯合物的亲和力。血红素铁中二价铁离子的保护工作也可以从此方面展开。

 

[1] Axling U, Önning G, Combs M A, et al. The Effect of Lactobacillus plantarum 299v on Iron Status and Physical Performance in Female Iron-Deficient Athletes: A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J], 2020, 12(5): 1279.

[2] Hurrell R, Egli I J T a J O C N. Iron bioavailability and dietary reference values[J], 2010, 91(5): 1461S-1467S.

[3] Fidler M C, Davidsson L, Zeder C, et al. Erythorbic acid is a potent enhancer of nonheme-iron absorption[J], 2004, 79(1): 99-102.

[4] Engelmann M D, Davidsson L, Sandström B, et al. The influence of meat on nonheme iron absorption in infants[J], 1998, 43(6): 768-773.

[5] Navas-Carretero S, Pérez-Granados A M, Sarriá B, et al. Oily fish increases iron bioavailability of a phytate rich meal in young iron deficient women[J].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College of Nutrition, 2008, 27(1): 96-101.

[6] Hurrell R F, Reddy M B, Juillerat M, et al. Meat Protein Fractions Enhance Nonheme Iron Absorption in Humans[J]. The Journal of Nutrition, 2006, 136(11): 2808-2812.

[7] Hurrell R F, Lynch S R, Trinidad T P, et al. Iron absorption in humans as influenced by bovine milk proteins[J], 1989, 49(3): 546-552.

[8] Singh A P, Siddiqui J, Diosady L L J F, et al. Characterizing the pH-dependent release kinetics of food-grade spray drying encapsulated iron microcapsules for food fortification[J], 2018, 11(2): 435-446.

[9] Chang Y H, Lee S Y, Kwak H S J I J O D T. Physicochemical and sensory properties of milk fortified with iron microcapsules prepared with water‐in‐oil‐in‐water emulsion during storage[J], 2016, 69(3): 452-459.

[10] André C, Castanheira I, Cruz J, et al. Analytical strategies to evaluate antioxidants in food: a review[J], 2010, 21(5): 229-246.

[11] Horimoto Y, Lim L-T J F R I. Effects of different proteases on iron absorption property of egg white hydrolysates[J], 2017, 95: 108-116.

 


Last modification:August 31, 2021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请随意赞赏